精华都市小说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969章 咱們還是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吧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方正烧水很快。
而云芷清帮云浅雪沐浴之时,口中跟她慢慢的解释着这些年来发生过的事情。
“是吗?爹爹他……走了吗?”
云浅雪似乎早有心理准备,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倒是没怎么意外。
倒也不奇怪,要知道,她虽是战傀,毕竟也是云天顶的女儿,可如今连她本人都在蜀山之上了,哪怕是用膝盖来想,也能知道爹爹自然是凶多吉少了。
“所以,我体内的灵脉已经尽都被你汲取走了。”
云浅雪轻声道:“难怪感觉身体这么疲惫,看来是之前的病又出现了。”
“这姑且也算是为了救你吧。”
云芷清一边用毛巾帮她擦拭着身体,随着她的动作,一些带着些微颜色的液体漂浮到了水面上。
她不着痕迹的把这些液体都掬起来,悄悄倒到旁边去,说道:“你被云天顶改造成为战傀,神智尽失,但你的体质与常人不同,想要让你恢复神智还是有可能的,而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你体内的九脉峰灵脉给剥离出去。”
“所以我体内的修为如无根浮萍一般,看来是你的功劳了。”
云浅雪摇头苦涩笑道:“现在的话,恐怕也只有你才会愿意为了救我大费力气……”
话说到一半。
她突然顿住了。
怔怔的坐在水里,俏脸却忍不住红透了。
“姐姐,你没事吧?”
云芷清有点忐忑的问道。
“没……没事……”
云浅雪应了一声,却忍不住将自己的身子缩进了水里,眼底带着震惊的惶恐和慌乱。
感觉好像是梦,但好像又不是梦……可那种感觉,却似乎如潮水一般向着她的脑海中涌去。
“好,那我这就让人叫掌教师兄,他们都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方正。”
“欸。”
屏风外。
方正应了一声。
云芷清说道:“去请师兄过来吧,就说……就说我姐姐已经恢复了神智了。”
“是,我明白了。”
屏风外面,方正点头。
云浅雪怔怔的看着方正身影离去。
转头看向了云芷清。
云芷清满脸无辜的看向了云浅雪,认真道:“你当了很久的战傀,大脑一定很混沌,我帮你洗干净,然后出去吹吹风,也许可以冷静一下。”
“额……嗯,是的,我的大脑确实很混沌的。”
姐妹两人互相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逃避和尴尬。
这近三年的时光。
到底发生了多少尴尬的事情,真的是数都数不清……眼下,似乎确实装作不知道更合适。
也许是因为已经失去九脉峰灵脉的缘故。
如今的云浅雪,虽然恢复了神智,但同样也失去了健康的身体。
哪怕是从浴盆里出来,也得云芷清扶着她。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帮她穿好衣服,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
几年时光。
如今的她看来多了几分温婉的气息,湿漉漉的秀发犹还散发着湿气,整个人都散发着慵懒妩媚的气质,看来哪还有半点少女状态。
分明一个动人少妇。
记忆中那诸多的画面,果然不是假的啊。
云浅雪幽幽叹息,不明白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为何事情竟然已经演变成了这样。
云芷清扶着她起来。
到外面的院子里坐下,示意雪之霞帮忙煮碗异兽肉汤过来,给她慢慢的喝着。
失去了九脉峰灵脉,和大部分化神玉效力。
如今的云浅雪仍是没有呼吸,看来仿佛死人……但事实上,她已经与常人也没有什么二致了。
许久不曾进食,估计她也饿了。
没一会儿……
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肉汤端了上来。
“喝点暖暖身子吧。”
云芷清说道。
云浅雪端起碗,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
方正和玄机,已经周轻云等人已经一同御剑飞过来了。
玄机刚刚落地,目光便死死落在了云芷清的体内,点头道:“嗯,九脉峰的灵脉已经尽都消失,难怪恢复了过往的神智。”
他放松的叹了口气。
有一种放下心头大事的感觉。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等,哪怕昆仑内门对他们而言已经近在咫尺,但他还是在等。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冒不起这个风险。
而如今,他要等的终于来了。
“见过师伯。”
云浅雪微微低头,道:“请恕弟子行动不便,就不起身行礼了。”
“无妨,你我是敌非友,你行礼我反而不好意思伤害你了。”
玄机摆了摆手,说完之后顿了顿,摇头苦笑道:“反正你每次见我的时候行动都颇不便来着。”
云浅雪也忍不住苦笑……可不是么,上次见面她筋脉尽断,形同废人。
而如今她虽然恢复了行动能力,但却丧失了健康的身体,身体的疲惫感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她……
想着,她忍不住本能的抬头看到了站在旁边的方正身上。
然后,在与方正目光交汇的前一刻急忙撇头,生怕让他看到。
玄机问道:“云浅雪,你可知道,我们为何要大费周章,恢复你的神智?”
云浅雪看了云芷清一眼,摇头道:“弟子不知。”
“这是我与云天顶做的交易。”
玄机正色道:“他临死之前央求我,让我助你恢复神智,相应的,他说你知晓他的一处秘密藏书地点,只要你醒过来,就可以告知我们此事了。”
云浅雪沉默了一阵。
又看了方正一眼。
感觉这跟自己记忆里看到的场景似乎有些出入来着。
但如今这事儿似乎也已经不重要了。
她轻声问道:“师伯所指,是说云亦阁吗?”
“云亦阁?”
玄机瞳孔一亮,问道:“那云亦阁在哪里?”
说完,似乎担忧云浅雪心有顾虑。
他认真道:“浅雪,你我是敌非友,但如今云天顶已死,只要你日后不再为非作歹,我也不是非要执着的取你性命,这条件是当初你父亲临终之前所提,我既已做到,我希望你不要因我与你父亲的对敌而对我有所隐瞒,你也不希望你父亲人都死了,还要背上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的名头吧?”
云浅雪轻声道:“云亦阁是当年我父亲与母亲定情之地,后来父亲在那里建了一处小楼,那里除我与四婢之外,任何人都不知晓,包括五梅叔父在内,说是说不出来的,若是要去,可能要我带路才行了。”
玄机问道:“你可愿带路过去?”
云浅雪顿了顿,道:“那不知,我若完成了我父亲与你的约定,师伯是否愿意放我自由呢?”
云芷清认真道:“你现在已经重回病躯,若是离开九脉峰,恐怕很难存活的。”
“但我非是九脉峰之人,留在这里终究不便。”
云浅雪又忍不住撇了方正一眼,轻声道:“留在这里终究不方便,而且玉魅、玉魍、玉魉三婢虽死,但玉魑还在,她如今定然也在云亦阁,只要我与她汇合,就没有问题了……当然,若是师伯仍存斩妖除魔之心,不打算放过我这妖女,那我自然也只有引颈就戮的份儿了。”
玄机认真道:“只要你能带我们找到云亦阁,得到里面的藏书,那么无论你想做什么,去哪里,都是你的自由,不做恶,我们懒的搭理你,至于作恶嘛……”
他顿了顿,淡淡道:“你还坐的起来吗?你此时已经被方正折腾的……”
“师兄,这事儿还是从长计议吧。”
云芷清很严肃的打断了玄机,说道:“眼下,先找到云亦阁才是正理。”
玄机点头道:“确实,你同意吗?”
云浅雪点头,道:“我同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