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戰鼓如雷推薦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阿拉伯人来势汹汹、兵精将广,兵力几乎是安西军的十倍以上,又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安西军则仓促应战、后援断绝,只能依靠灵活的战术左支右挡、步步为营,但是实质上除去碎叶城之战,鲜有巨大之战果。
这样的大战,敌人投入这么多的兵力,若是没有几场阵斩数万的大捷,如何能够获取最终之胜利?
可是依靠安西军目前的实力,实在是很难做到这一点。
毕竟敌军兵力优势太大,即便安西军能够在某一处布置陷井设好埋伏,但敌人却可以在踩入陷井之后及时挽救,依靠强大的兵力优势抵消战术战略上的失误,尽可能的避免损失。
而安西军若是一着不慎,那便是万劫不复……
这仗就很难打。
所幸,房俊于阿拉沟一场恶战歼灭突厥、阿拉伯精锐,使得自弓月城向东千里战线上的隐患尽皆排除,从此可以毋须在意身后的变故,一心一意对战面前之敌人,且房俊受到自己的求援信,也已经率领右屯卫日夜兼程而来。
这让薛仁贵有了几分底气。
毕竟右屯卫改革以来他全程参与,一手将这一支几乎完全由“募兵制”组建起来的军队待到一个暂新的高度,算是当下真正意义上的以火器为主的军队,大斗拔谷、阿拉沟两场大战,已然证实了房俊这种建军思想的正确性,也印证了右屯卫强大无匹的战斗力。
……
隆隆的战鼓声打断薛仁贵的沉思。
“司马!”
已经成为校尉的元畏自门外大步而入,疾声道:“阿拉伯人又发动进攻了!”
“嗯?”
薛仁贵有些诧异,抬头看看外头天色,问道:“现在什么时辰?”
元畏道:“已然将近申时。”
薛仁贵又将目光投注到墙上的舆图之上:“敌人大抵多少人发动攻势,主攻在哪个方向?”
元畏答道:“敌军出动了大抵两个万人队,后边有三个万人队压阵,于一炷香之前向南城、东城发动攻击,看起排兵布阵,应当是以南城为主。”
薛仁贵蹙眉,盯着舆图仔细看了半晌,想了想,问道:“可有右屯卫之消息?”
自从右屯卫离了白水镇开拔向西而来,双方斥候便每隔两三个时辰传递一次消息,联系甚为紧密,弓月城这边的战事能够及时送抵右屯卫,以便房俊随时下达命令。
房俊固然不是安西大都护,但是从李孝恭离开弓月城、房俊率领右屯卫驰援而来,便已经理所当然的接过西域战事的最高指挥权,这一点无论李孝恭亦或是安西军上下,都已经默认。
毕竟身份、资历、地位、权势、战功等等因素汇聚在一起,整个西域出了李孝恭之外,再无人可以制衡房俊。
而李孝恭却对房俊极为信任,甘愿将指挥权拱手让出……
元畏道:“一个时辰之前,右屯卫斥候抵达,送来消息,说是右屯卫已经沿着伊犁河南侧、天山北麓之间的平缓地带驰援而来,大抵明日午时左右即刻抵达弓月城。”
薛仁贵颔首。
这个元畏虽然是关陇子弟,有些不清不楚纠葛颇深,自己可以用却不能不防,但其人之能力却的确很是出众,不仅反派之任务完成得甚好,军中各项事务亦是井井有条,可堪重用。
薛仁贵没有太多担心,下令道:“命令各部据城坚守,不得出城接战,敌人大抵是得到了派往白水镇伏击右屯卫的骑兵全军覆没之消息,故而奋力一搏,试图在右屯卫驰援之前有所建树。”
元畏吓了一跳:“他们怎能这么快得到消息?”
阿拉沟一战,潜行数百里的阿拉伯骑兵被右屯卫全歼,全军覆没无一人脱逃,眼下弓月城这边刚刚得到阿拉沟战报不久,已经全军覆没的阿拉伯骑兵又怎能将消息传回叶齐德眼前?
若真是那般,答案就唯有一个……
元畏见到薛仁贵默然不语,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解释道:“末将自从知晓阿拉沟大捷之消息,未曾踏足军营半步,绝非在下向外泄露……”
薛仁贵摆了摆手,道:“本将岂会疑你?此事本就是关陇门阀一手策划,最终功亏一篑、大败亏输,负责与阿拉伯人联系之人自然会将消息传到叶齐德那边,不足为奇。”
他神情淡然,似乎认为理所当然,实则心中却甚为恼怒。
自己这边刚刚收到阿拉沟大捷的消息不久,阿拉伯人那边便得了信儿,由此可见遍布在西域各个角落的关陇门阀早已经烂透了,即便阿拉沟一战使得整个关陇门阀都要面对房俊甚至是朝廷的怒火,这些人却依旧不管不顾,不曾断绝与阿拉伯人之联系。
“家国之念”,在这些人眼中形同虚设,甚至不如一块银饼、三两黄金来得实在。
这样只顾私利之势力主导朝堂,可以想见会推行什么样的政策,若是任由关陇掌控着中枢权力,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使得天下各地自成一系,军政大权完全操之于手,继而与中枢分庭抗礼。
遍地军阀之结局便是弱干强枝,皇权倾颓,天下板荡在即、烽烟将起……
“走吧,去城头看看。”
虽然认定阿拉伯人只是试图在右屯卫驰援之前放手一搏赌一把,但薛仁贵却也不敢大意,毕竟敌我双方之兵力对比悬殊,单单只是依靠弓月城之城墙便以为稳如泰山,那才是取死之道。
身临战阵,任何时候都不可有“必然”之概念,因为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变数实在是太多了,稍有不慎,小小的一个错误都有可能导致一场战争之失败……
薛仁贵在亲兵服侍之下换上甲胄,将兜鍪戴在头上,身上明光铠铮明瓦亮、威风凛凛,行走之间甲叶铿锵,杀气腾腾。
带着元畏以及一队亲兵出了衙署,耳边便已经充斥着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弓月城方圆不过数里,几万人在城墙下发动猛攻,即便身在城中亦可感受骇人的声势。
大雪纷纷扬扬,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靴子踩上去“咯吱咯吱”响,北风席卷这雪花迎面打来,严寒彻骨。
城中守军小跑着往城头运输军械,又将伤员自城头运下送往临时搭建的医馆接受随军郎中的救治。自从当年房俊第一次出征西域,改良了军中救治之法,那一套新法便在各军之中施行开来,并且不断完善,如今大唐军中因为战后救治不及时而导致的战损数字越来越低,使得军队能够在艰苦的作战环境之中保持着极高的战力。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再听着耳畔时不时响起的震天雷轰鸣声,令疾步赶往城墙的薛仁贵忍不住感慨:似乎如今的大唐军中,房俊的影响早已经渗透至方方面面。尤其是再过几年,等到贞观书院“讲武堂”的第一批军官毕业,军中充斥着经由贞观书院教导的中层军官,房俊的影响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若是再加上琉璃、火药、火器、水师……或许整个大唐都经受着房俊的影响,同时产生着各种各样的变化。
单以影响力而论,房俊称得起“天下第一人”……
临近城墙,喊杀声愈发震耳欲聋。
待到踏足城墙之上,薛仁贵从一个亲兵手中接过一面盾牌,亲自来到箭垛下探出头去侦查城下的情况,便见到灰蒙蒙的暮色之下,无数阿拉伯兵卒潮水一般涌来。
居高临下透过漫天飞舞的雪花看着人头涌动的阿拉伯人军队,居然让人有一些眼晕……
而在不远之处,三个阿拉伯方阵严阵以待,一面面圆盾结成一道坚固的墙壁,方方正正的阵列杀气弥漫,一杆杆雪亮的长矛斜斜的指着苍穹,战意凛然。
“司马!”
一个亲兵自城下跑上来,矮着身子来到薛仁贵身后,大声道:“越国公有命令抵达!”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