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第九百二十七章 消逝的光芒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搞事情?别乱讲,我只不过是带着独居久了的老朋友回忆了一下过往而已。”
罗素歪头,点燃了雪茄,忽然问道:“槐诗,你以前最快乐的是什么时候?”
槐诗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答:“赚钱的时候啊!”
“哈,还真是干脆。”
罗素被逗笑了,“除了这个呢?不是这种只是让恐慌暂离的短暂安宁,而是你会发自内心的眷恋,舍不得它逝去的时光……是在什么时候?”
槐诗想了一下,低头,看向手腕上凝固在琥珀中的乐器。
“大概就是拉大提琴的时候吧。”
他轻叹,“刚开始学会拉琴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可就是本能的喜欢。
在琴声里,所有的倾听者都可以很满足,感受到快乐,我也并没有失去什么……哪怕是成为升华者之后,能够肆无忌惮的享乐,可再没有能够和这样的感觉相比了。”
“可你过去过的并不好。”
“没错。”槐诗点头。
“再怎么困顿艰难的人生,也是会有亮光的,对吧?”
罗素微笑着,凝视着远方渐渐落下的夕阳,“每个人都会有,夏尔玛也一样。”
“……”
槐诗斜眼,看着他那仿佛眺望着美好过去一般的幸福笑容,只感觉这老头儿实在有病:“明明你刚刚都是想办法给人家添堵的好么?
临走之前还特地用老仇人应芳州把他晒了一脸,怎么看都是报复吧!”
“这不矛盾啊,槐诗。”
罗素回头,神情愉快:“应该说,这才是最奇妙的地方才对——夏尔玛一生最快乐的时光,竟然是和他最讨厌的人,一起度过的。”
“什么?”
槐诗目瞪口呆。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真正理解应芳州的话,毫无疑问,就应该是他了吧?”
罗素回头,凝视着身后渐渐远去的石球,轻声呢喃:“毕竟,除了应芳州,也再没有人能够把他从自己的壳子里拖出来了……”
一言概之,便是死敌吧?
自我封闭到听不进任何劝说的学者,和自傲死板到听不进任何建议的升华者。
来自天竺的学者夏尔玛和东夏出身的升华者应芳州,两个不论是长处和缺陷根本就南辕北辙,从不曾在一个频道上的队友。
他们早在见面的第一个瞬间,就已经认定对方是和自己绝对合不来的家伙,不论是理智还是本能,都不约而同的将对方拉黑了。
有可能的话,根本不想和对方在同一个房间里待一秒。
实际上,双方也从未曾掩饰对于对方的排斥以及厌恶,但这并不妨碍在深渊探索的时候,两者以毫无间隙的姿态密切合作。
凌驾于个人好恶之上的是任务和工作,而藏在纷争之下的,是就连他们自己都不会承认的‘认可’。
想要实现自己的价值,想要完成自己的理想的话,那么就非要对方的存在不可!
对方的所能够带来的成果,没有其他人能够做得到。
这样高效而别扭的组合,倘若称之为互相利用的话,倒也不为过。并不是情同手足的八拜之交,而是竭尽所能的去忍耐和克制的合作者。
可除此之外,也一定会存在着什么。
如果对方不在了的话。
也一定会寂寞……
.
.
当罗素离去之后,重新回归寂静的石球中,一切为外来者准备的隔离措施尽数消失不见。
可石像依旧在原地,沉默。
直到一个不属于这里的幻影浮现,无奈感慨:“看来登门拜访的不是时候,这都能和罗素那个混账撞车。”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来自黄金黎明的伍德曼摇头,似是怜悯:“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重建天国的美梦么,不愧是你啊,罗素……”
说着,他回过头来,问道:“既然拒绝了他,那么对于我们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
“我都不会考虑。”
石像一动不动,“我说过了,没有兴趣,你该走了。”
“那么,这次是打扰了。”
伍德曼报以微笑,并没有纠缠,只是抬了抬帽檐,礼貌的道别,可在临走之前,脚步却停顿了一下。
无声叹息。
“夏尔玛,我知道你有多讨厌外面的世界,多讨厌那些不断让你失望的人……可里面的世界再怎么繁华和恒久,都不具备任何价值和意义。
“你应当做出选择。”
他说,“不是从理想国的残党和黄金黎明的叛逆之间,而是里面和外面——从不会让你失望的傀儡和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其他人之间选择一个。”
“伍德曼,我早已经有了选择。”
生态瓶中的创造主打开了离开的门,直白的告诉他:“里面的世界很好,请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
“倘若如此的话,为何还要见罗素和我?”
伍德曼回头,最后看了他一眼,轻声问:“里面的世界,就真的不会有遗憾么?”
石像没有回答。
而伍德曼的幻影已经无声的消散,就像阴魂在阳光下蒸发那样,消失无踪。
漫长的寂静里,庞大的生态瓶再度合拢。
一切重归有序。
无数定律自其中运行,遵照创造主的意志,缓慢的弥补着外来者所带来的伤害和隐患,重新调整风雨和潮汐的运行,再度修订未来既定的历史。
就这样,自现在向往后延伸,一直到确保千年、万年之后,永无止境的向着不存在的永恒靠拢。
并不存在任何的意外,也不会有什么不合理的异常。
完美又和谐。
自始至终,夏尔玛都再没有其他的动作。
远方有微风吹来,卷动了罗素留在桌子上的名片,落在了他的面前,连带着黄金黎明的邀约一起。
不需要有任何的动作,只要夏尔玛的一个意念,那两张不具备任何奇异的纸片就会从物质开始分解,从纸浆迭代为元素和尘埃,再不见痕迹。
可许久,那两张纸片都未曾有任何的变化。
——里面的世界,会有遗憾么,夏尔玛?
“我不知道……”
夏尔玛轻声回答。
“可是,他死的那么满足,让我很难过。”
那一张令人厌恶的面孔浮现在眼前,带着和往昔别无二致的无畏笑容,令创造主黯然的闭上了眼睛。
因为我,一无所得……
.
.
第二天,一夜航行之后,槐诗他们已经上了岸,抵达了罗马在茫茫太平洋上的殖民地夏威夷群岛。
太平洋上最大的儿童乐园。
在过去的历史中,由于罗马和美洲之间的政治角逐和力量拉锯,导致夏威夷变成了一个画风颇为奇特的地方。
由于其宽松的法律制度,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离岸公司注册地,纳税更是宽松,以吸引更多的资金进入。
同时,在大力发展旅游业的同时,教育行业也相当的兴旺。常青藤联盟在这里开设了各色培训设施,将这里当做了旗下升华者们的一个培训试点,以‘天才儿童教育’作为卖点,依托当地的法律条件,开展了不限年龄的‘数学’、‘物理’、‘逻辑学’培训班,以搜罗具备才能的新血。
甚至里面还有面对普通人开设的汽车、快艇以及直升机的‘驾驶’和‘射击’,以及跳伞、滑雪、翼装飞行等等‘极限运动’科目。
不限年龄,不限对象,当天交钱,当天开始学,包教包会,最快十天毕业。只要有钱,哪怕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儿来到这里,培训上几个月,也能学会一身惊人的本领。
只可惜,槐诗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考察同行。
在用自己的执照租了一辆车之后,他们慢悠悠的向着檀香山去了。
在路上,罗素的手里一直转着手机,好像在等待着电话。
旁边的槐诗看着直摇头:“到现在都没跟你联系,看来他真的不想理你了。”
“是啊,故友离别,真是让人难过。”
罗素叹息,悲伤的凝望着窗外,寂寞如雪。
“呵呵。”
槐诗冷笑,踩了一脚油门,懒得理他了。
罗素给的地址在檀香山的郊外,住宅区,一处平平无奇的屋子前面。
在午后的阳光下,能够看到栅栏后面,一只狗懒洋洋的趴在屋檐下的阴影里,枕着自己的饭碗吐舌头。
“这是什么地方?”
槐诗仔细看了半天,看不出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只感觉不愧是前辈高人,大隐隐于市,根本不显露任何的异常。
“就一座普通的房子而已,不要想多。”
罗素就好像知道他在琢磨什么一样,神情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这次是找谁?”槐诗问。
“过了这么多年了,恐怕我们谁都找不到——只不过是略尽人事而已。”罗素抬手,按响了门铃。
许久,屋子里都无人回应。
“看来没人了,槐诗。”
罗素叹息一声:“我们走吧。”
可一辆在路边不远处缓缓停下的车里,摇下来的窗户后,有个络腮胡中年男人探出头来,好奇的看向了这边,仔细的分辨着两人的样子。
“请问是罗素先生吗?”
归来的房主下车,有些不确信的问道。
罗素闻言一怔,和槐诗面面相觑。
在现境,得益于天文会那一套精密且慎重的认知操作,常识和非常识之间的隔膜异常稳固。
为了保护最大程度上的稳定和社会秩序,天文会通过对白银之海的干涉,形成了一套复杂的机制。
一切有关升华者和现境之外的知识和现象都受到了认知封锁,除非有类似升华者、炼金术师或者相关单位的工作准入,否则哪怕偶尔看到一些奇怪的事情,也会被当做习以为常的什么风景,抛到脑后去。
哪怕在边境之间具备赫赫声名,可对于普通人来说,罗素可能只是某个冷门大学的校长而已,根本不值得在意。至于槐诗……谁啊?
新海市第九届缪斯杯少年组亚军吗?
这时候,在太平洋上这个岛屿中,有个普通人能够一口叫破罗素的名字,才让人分外奇怪。
罗素端详了他片刻,确定从来没有见过之后,疑惑的问:
“你认识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